摘要:

     

 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,为什么称谓游历,因为今年工作的各种原因,一个字:忙。因此而废了太多关注和了解今年摄影人的盛会,2013平遥国际摄影节的时间。只是在匆匆中,于9月21晚驾车到了平遥,又于匆匆中听了一些讲座,看了一些展览,所以关于今年的平遥国际摄影节,不敢说评价,最多也就是散打、闲谈。
  在展会期间的9月22日下午,碰巧听了一个美国策展人的讲座,《摄影与关怀》 。该讲诉人把纪实摄影的发展史,现状等,做了一个简短的陈述后,即转入“关怀摄影”的话题。其实该讲诉人对于摄影的诸多基础知识普及讲述、本人无可厚非,摄影也是需要向普罗大众普及基础知识的。而在谈到关怀摄影的时候,他特别强调,拍摄关怀题材的摄影师、在国外的名单是一大把,颇有数不胜数之意。但国内这方面的摄影师,确罕有人才,他所知道的“关怀摄影师”、在中国就只有拍河南艾滋村的摄影师一人,该摄影师其盛名早已为众所周知。该摄 影师的创作精神、许多作品的品质和产生的良好的社会反映,本人是十分的敬佩和景仰,但是讲课人说国内就只有这么一人在做关怀摄影的艰难创作,我是十分的不赞同,据我所知在国内“有名”和“无名”的“关怀摄影师”,就有几十人之“巨”,他们大多数在默默的做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公益性摄影,以影像的力量,不为世道之名,只为救赎之良心。比如四川的林强,为凉山州一个麻风村的未来,不知经历了多少世人所不知的磨难和无私付出,最终让这个麻风村的孩子有了读书的机会,使麻风村的艰难状况,得到了外界更多的帮助和改善。

   
       我想,这个美国人之所以有此“狭隘”的结论,估计还是低估了国内大多数摄影师的情操吧,再加上对摄影师“国情”的不够了解,难免会武断的下此“不负责任”的结论。也许是因为讲座内容的过于“基础”,也许是因为有些结论的过分草率,那种“不在此山中”的喟叹,在心中油然升起。

  



  在9月23日晚,我有幸又旁听了一场四月风主办的、由杜曦云老师主讲的《技术进步对视觉艺术的冲击》的讲座。在讲座中,杜老师另辟蹊径,从视觉艺术的的流派梳理(由古典到现代),到视觉艺术的手段创新等方面,进入讲座的内容,完全“逃离”了摄影的“狭隘”话题,反而让听者在摄影之外,吸收到更丰富的视觉文化营养,颇有“功夫在诗外”的巧妙意境。我想,这样有价值的艺术分析与鉴赏的讲座,出现现场爆棚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  对于本次平遥国际摄影节的展出作品,本人对中国摄影出版社主办的《100个改变摄影的伟大观念》、《美国国家地理-125年伟大的瞬间》、四月风主办的《日常的困境》、以及策展人Susan Dooley策展的《纽约学派》的展出作品,印象十分深刻。
《100个改变摄影的伟大观念》的展览作品,把影响摄影发展的100个观念,在现场进行了代表性的展示,“呈现了摄影艺术的智慧光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


  《美国国家地理-125年的伟大瞬间》,更是以巨幅的磅礴气势,重现了美国国家地理在纪实摄影领域的杰出成就,以具象的影像力量,“证明了《国家地理》对如实报道事关全球大局的各种问题的不变承诺”。

       

  《日常困境》,由国内多名优秀的摄影师,以各自独特的眼光,把国人当今面临的各种环境的、精神的、生活的困境,以令人“惊骇”的形式,触目惊心的表达了出来。这些影像似乎在思考性的告诉我们,我们当今的生活,除了困境,还有什么?我们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


 


  所谓“纽约学派”,是指二战期间及二战后,生活在纽约并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的艺术家们,当时,纽约取代硝烟四起的欧洲,成为世界前卫艺术的中心。本次《纽约学派》的展出作品,云集了纽约学派摄影大师和其学生们的诸多优秀作品。他们或以小见大,或独具匠心,以不同的创意和表现手段,表达了他们对于观察世界的思考和看法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  “游历”完2013年平遥国际摄影节,立马驱车去了向往已久的宗教圣地,五台山。在驱车前往的路上,我在想,摄影是什么?摄影艺术的批评又应该是什么?也许应该是有三个基本“标准”吧:一 是有意思,二是有难度。三是可永恒。
  所谓“有意思”,是指一个作品是否有新意、境界、情调、格调等。所谓“有难度”,显然是指创作技巧的难易。一个作品,哪怕有再多的哲学、主义、思想的借口,如果其表现形式是谁都能办到的,其作品价值一定是低劣的、或没有吸引力的。所谓“可永恒”,应该是在品读欣赏方面,一定是经得世人的反复“阅读”的,耐人寻味的经典精品。而落到最后,艺术应该不是创作的目的,美才是目的。当然,这个 “美”的内涵和概念,要展开来说,又该是一篇宏观论著了,本人才疏学浅,实不敢再“冒昧”的谈下去,还是到了五台山,看是否有慧根能取到真经,再来遑论吧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3年10月(曾弋)
评论区
最新评论